小七十八

“你笑什么?”

光是想象一下我就觉得头皮发麻一阵恶心
问题在我?从来没有dokidoki过。反而很有压力,完全不觉得开心。最近甚至看见他就想躲开。想到自己早晚要面对这种事情就砰砰地慌,像坐在高空中的纸片儿上,明知道会掉下去而且早一点掉早一点放心却还怕得要死不得不提着心吊着胆摇摇晃晃保持现状。但如果对象是女孩子就不那么怕了。这样一想,实在忍不住不去怀疑自己的取向。
这种惊慌烦闷,我觉得对不起全世界。

记梗。
118~121观感。
真的是好喜欢好喜欢〔OFA继承者早亡〕的设定啊啊啊啊啊
〔绿谷会短命〕这种设定当成既定事实和ofa的事情一起告诉卡酱想想就kdbs&owj

白噪音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了。喜欢室友这样温柔清浅的呼噜声,听了很温暖,很安心。

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候是和爸爸一起吃路边的羊肉串。

Lantern

我诅咒了灯笼,诅咒了海上的呼吸。我哭泣,哭泣,蜷缩起来渴望回到母体。悲伤和空虚大概是液体,怎么也止不住地从眼睛里涌出来。啊啊,妈妈,爸爸,我诅咒了诗篇,诅咒了浪漫。我这样的盲,我祈祷,我怎么还敢索取?容我哭泣吧,妈妈,让我哭嚎,是你放纵我自由,又给我爱。灯笼,我不诅咒你了。我把我的诅咒当祝福送给你。灯笼,你去哪里?带上我的眼泪和我的祈祷,去吧灯笼,灯笼。

待我长发及腰
我就找把剪刀
一刀把头发剪掉

我躺着看上铺的木床板
心想这一夜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来了

凌晨03:25
我在想爱到底是什么
作业还没有写完 准确来说是数学订正还没有写完
不 是基本没怎么写

我知道不是我不好 而是他太好了 而我不够好
好又是什么呢?我看到蚊帐被手机屏幕照到温温软软却又清清冷冷地裹着我 好像在蛹里 又好像是棺中
空调的温度非常适宜,让我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皮肤的存在 就好像在母体的羊水中 我本就是与之一体的
室友并没有睡好 ct半个多小时前还没有睡觉
我忽然生出一个念头 想走去阳台 看看这时候宇宙是不是悄悄进来了 星辰都是本来的样子 虚无中光是不是透明 色彩本来的色彩
忽然又安静了。黑暗里,只有我在。
天堂如果荒芜,神明必然贫瘠。寸草不生之地,恨也不屑来到这里。连细沙都揉不进的纯白里,极乐何处?绝望不过天堂。
哥哥好,要得极乐。弟弟坏,要受苦刑。可是哥哥说没有弟弟的天堂不如地狱,弟弟说有了哥哥地狱也是天堂。忘川水里都是腥血啊,爱却流在血里,凭业火再烈灼烧的也是熊熊爱情。
说白了,凭什么来评判上天堂下地狱?天堂地狱若没有分,世间本就混沌无序。可如果“为了什么”都没有意义,那为了什么有什么意义?
没有的,都没有的。人本就为了种种而编了种种,其实何必刨根问底。

老人临终,已混沌了。弥留时睁大了混浊的盲眼,好像在上方的空中看到了什么。一定是时空来了吧?所以才会露出孩子般生机焕发的俏皮神情,温柔地对空气呢喃,他说:
“艾格,我做了一个好奇怪的梦哦。梦里,我已是个老人啦……”
然后老人便死去了。

Notte Stellata 星降之夜

看他的动图忽然哭了起来。为世界上如此纯粹的美丽而感动。
你感觉到力量与温柔,纤弱与强大,从容,细腻,冷静与感性,以及绝对的美。
完美是存在的吗?他当然不;然而我所认识的他,确实是完美的。

星河是他的舞台,冰原为之闪烁;
他轻跃在宇宙真空,世界为之倾倒。

海边的飞鸟比不上他自由;
他同时在深海与空中起舞。

山巅地底,洪荒万里;
奔腾的时间在他跃起的刹那凝滞,
且随他的旋转永恒。

他滑翔,他缓顿,偶然理所当然;
他偏头,他微笑,偶然即是奇迹。

他垂眸,他抬眼,你在他的瞳中看到了一切。

血液逆流,泪珠顺水推舟。

他降临,星夜随他而至。

“万物生光辉。”

都不吃竹马吗为什么吃竹马的那么少也不吃骨科的兄控弟弟和弟控哥哥的双向单箭头那么好吃兄控的姑娘为什么鄙视妹控的汉子啊是的我看灵能百分百啊不好意思不吃茂灵的我吃律茂骨科不拆不逆啊对不起谢谢 啊松我也看啊不好意思我也不大萌cp啊只吃十四一不拆不逆谢谢